企业博客网bokee.net www.bokee.net http://SGEN.blog.bokee.net/  老人的家乡 打印此页

老人的家乡

http://SGEN.blog.bokee.net    2010-5-3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的老家住在一个非常旮旯的小荒漠里,是一个只有二百多人口的小农村。屈指算算,来回奔跑了四十多年,由于-----父亲早亡原因,墓地在那里,随着爷爷,奶奶的去世。然而,那里就成了依赖的家了,故乡的一切总时不时地在脑海里浮现。那里有我7-8岁到现在的回忆:无边的草原、轻拂的绿树和那时候稀少的农田。袅袅的炊烟和欢快的鸟雀、再就是有几声牛羊和犬的夹杂叫声,静的叫人恐慌……。
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的农家,都住土笆筑成的房子。那个年代雨水也大,连天雨就是3-4天,家家漏雨;闻不到肉香,小米饭很香,少的可怜。是太穷的象征。
       那时农家的大事,就在生产队里忙,不论酷夏和严冬,大会战,修水利,建农田,搞机戒,栽树,饲养,都有,可那个时候,每人干一天中挣2分钱,苦日子叫叔叔们都摊上了。在城里的叔叔和姑姑都没像山里那样艰苦,苦能同享,苦能互助,苦有亲情。富日子把人们的心给变傻了,不知为什么离心离德了,变的叫你理解不了,这个社会多可怕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好了,都是砖瓦房,有了自己的车,有了自己的地,粮食满仓了,家里存钱了,顿顿有肉了,血洗的心灵,变了,地主。黑5类,狗崽子,没了。就像一夜之间就把人灵魂给净化了。金钱把人的灵魂给买走了,忘记了当年的骨肉兄弟,现在的人,就像老鼠一样,给一点油滋拉,连爹都不要了,到了你要离世时候,躺在病榻上,那一天,你可能回想起家里的亲人,对你的付出,人之将死,其言将善,那是多么的悲哀啊。悲哀!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时侯都很穷,大多是高粱和玉米,只有亲近的客人来了,做点小米饭,老人给孩子留,孩子给老人留,那是真正的和谐,当年吃一块肉干,叫人浮想联翩,到现在还想着老人的恩德,
       在记忆里,那几快肉干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。特别是用火盆里牛粪炭烤了,散发出浓浓的香,和小米饭混在一起,闻起来那个香、吃起来那种口感实实地无法形容,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余味无穷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农村人家都烧柴灶台,它只是用砖砌的,上面放个大铁锅,下通土炕,外连烟囱的柴灶。柴孔。放点柴草,上吊一水壶,屋里烟气大,农家人用它来切茶。每家都有蜡肉,就在这种烟长年的熏燎下,熬豆角,很香,
       灶烟常年熏燎的腊肉,是一年用来熬菜,炒菜的,会飘出阵阵的腊肉香。在那十个工分只有2分钱的年代,一年熏腊肉,就吃那么几天,灶台的功能主要还是做饭的。
       都记得,那时是要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的,每家农户一年只能养一头猪。小村里谁家要杀猪了,全村人都会闻讯而来。主家会留下板油和大约四分之一的肉,全家一年的油荤就靠它。剩下的就你二斤他三斤地分光了,没有人交现金,记账就行,到时候你家杀猪时还给我就是了。没有养猪的,就用玉米抵,5斤玉米米抵一斤猪肉。同一个村子里,感情互帮互让很和谐。农村人没那么讲究,只要饭能蒸熟肉能炖烂就行。都回想一下吧,钱买不来的多了,生长病死,后来的事谁能知道啊,现在有的村庄里,人死了都抬不出去,年轻的都走了,要从常记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