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kee.net

教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西域胡杨对生命的追求

         去新疆穿越了戈壁,走进了草原,触摸了沙漠,感受到祖国西域壮美的风景,感受到维吾尔族人的奔放与热情,感受到大草原的富饶与博大,感受到戈壁滩和沙漠的苍劲与深沉。我尤其对戈壁滩沙漠上的胡杨树感受很深,我被胡杨深深地震撼了。。。。。。。

胡杨树铁干虬树,龙盘虎踞,顶着戈壁滩上的烈日迎着大漠的雄风,吮吸着脚下土地中贫瘠的养料傲视众生。戈壁滩上大片的胡杨树林将我深深地迷住了,让我惊叹的是——胡杨铁骨铮铮的树干,形状千姿百态,有的似鲲鹏展翅,有的象骏马扬蹄,还有的如纤纤少女,简直就是一座天然艺术宫殿,那鬼斧神工般的形态,更使我感到大自然的壮美。我看见——蓝色的天空下荒凉的土地上,活着的绿色胡杨与死去的灰色胡杨交织地站在一起,千姿百态,神情傲然,地上稀疏地躺着死去多时的树干树枝。胡杨树不高,特别是树干短,树叶小而茂盛,它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顽强地活着。我感受到——胡杨从不因自己生活的贫瘠而放弃对生命的渴望和追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杨像人一样,是戈壁滩与沙漠的骄傲,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种杨树,其以强大生命力闻名,素有“大漠英雄树”的美称,胡杨树有着对生命的执着和渴望。生,千年不死,死,千年不倒,倒,千年不朽——这就是胡杨树的品性!沙漠中的脊梁,就是禀性高贵而倔强的胡杨树!像人一样得——矗立在戈壁滩上的胡杨,就像颠沛一生但决不向命运妥协的强者,双手伸向天空无声的呐喊,向苍天诉说着不屈的灵魂!
      胡杨,平生所见最坚忍的树。朋友说,胡杨能在零上40度的烈日中娇艳,能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挺拔,不怕侵入骨髓的斑斑盐碱,不怕铺天盖地的层层风沙,它是神树,是生命的树,是不死的树。我感受到——胡杨逆境奋起,一息尚存,绝不放弃的精神。那就人的灵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胡杨,平生所见最无私的树。胡杨是挡在沙漠前的屏障,身后是城市,是村庄,是青山绿水,是喧闹的红尘世界,是并不了解它们的芸芸众生。身后的芸芸众生,是它们生下来活下去斗到底的唯一意义。它们不在乎,它们并不期望人们知道它们,它们将一切浮华虚名让给了牡丹,让给了桃花,让给了所有稍纵即逝的奇花异草,而将摧肝裂胆的风沙留给了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杨树并不孤独,在胡杨林前面有一丛丛、一团团、茸茸的、淡淡的、柔柔的植物在陪伴着它,朋友告诉我这就是红柳,是胡杨的红颜知己。我仔细观察红柳,绿绿的枝条上开着淡浅的小红花,淡雅中露出一点妩媚。它们与胡杨树生长在一起,好像是温柔的妹妹在静静地陪伴着刚强的哥哥,俩人相亲相爱,在艰苦的环境中相依为命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志向胡杨树,也爱那里的红柳。

  也许是太辽阔,太苍凉的缘故,对那西域的色彩,对那色彩的浓重,对那色彩的夺目,对那色
彩的依恋,是久居内地的人无法体会到的。昔日的蓝天,银白色的冰板雪峰,白昼灿烂的阳光,身
披金色盔甲的戈壁和沙漠,黑色的石油,红色的葡萄酒,还有那一小片一小片孕育生命的绿洲… …
哦,一切的一切还是依然如故吗?
   
    元旦新年,在那个寒冷的季节里,我又踏上了永恒屹立于我心中的那块辽远、壮阔、广袤的西域疆
土,重又感受到了那永远存于我生命中的缤纷绚丽的色彩。
  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西域与大漠的呼喊

下一篇: 做人的总则

评论 (1条) 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验证码